澳门电子游戏平台排行
市场最焦点,股票四大资产

图片 1

摘要 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积聚,金融市场波动增加,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尽管外部不确定性显著增加,但在多家主要央行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下,大量流动性涌入市场,不论是股票等风险资产还是黄金等避险资产价格,皆出现罕见普涨情形。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客户端

2019年,世界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积聚,金融市场波动增加,贸易紧张局势加剧。尽管外部不确定性显著增加,但在多家主要央行宽松货币政策刺激下,大量流动性涌入市场,不论是股票等风险资产还是黄金等避险资产价格,皆出现罕见普涨情形。

市场最焦点:大佬们都在关心这些问题

临近岁末,国际贸易紧张局势有所缓和,但不确定性犹存;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势头暂时减弱,但前景不明;英国“脱欧”等地缘政治紧张得到部分缓解,但并未消除。在此背景下,2020年全球黄金、美元、原油、股票四大资产价格如何涨跌互动、投资者应如何布局成为市场热议话题。

来源:金十数据

黄金会继续“升温”吗

想知道2020年国际资金的动向?投行们最关注的的这些问题和资产你都了解了多少?

过去一年,在贸易摩擦、经济放缓、央行降息等“雷声”中,投资人避险情绪高涨,黄金价格不断飙涨。截至12月2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黄金期货价格比2018年末上涨约18%。

许多国际投行和机构在2019年结束前就对2020年的经济基本面以及各类资产做出了展望,但是我们大部分时候看到的只是单一机构的观点,虽然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但相比之下,找出众多投行和机构策略中的共识和分歧,更有利于投资者了解2020年全球主流资金的动向。

这一年里,国际贸易局势紧张,全球经济同步放缓,美联储三次降息,一些央行持续增加黄金储备,诸多因素合力将黄金这一避险资产价格不断推向高位,从年初每盎司1280多美元一路升高,年内最高达到1560.4美元。

本文分为两个部分来分析2020年投行和机构的共识与分歧,分别是2020年投行们最关心的宏观基本面,以及投行们在2020年最看好或者看衰的资产。下面就进入正题:

随着新年临近,不少机构仍看好黄金,认为在新的一年,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和贸易紧张局势的潜在性风险将继续影响黄金市场,而且全球经济增长前景难言乐观,以及全球主要央行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很可能将推动金价冲破新关口。

012020年全球经济前景乐观 但隐患犹存

知名投行美国高盛公司预计,2020年金价将冲到每盎司1600美元以上。高盛预计,2019年全球央行购买的黄金储备高达750吨,而一些央行在新一年里将持续增加黄金储备。

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全球经济增长明显下滑,但在第四季度已经出现了些许好转迹象。对于2020年全球经济表现,国际投行存在一个比较明显的共识——2020年全球经济企稳乃至回暖的确定性很高。

资产管理巨头贝莱德全球配置基金投资组合经理鲁斯·科斯特里奇说,经济增长缓慢,通胀依然温和,全球主要央行继续倾向于采取宽松货币政策。在这种环境下,股市一旦受到冲击,或者地缘政治局势紧张,买入黄金都将起到有效对冲作用。

2020年,IMF将2020年的全球经济增速预期设定为3.4%。其中,发达经济体的经济增速预计放缓至1.7%;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经济增长率则从2019年的3.9%升至2020年的4.6%。

美元会走弱吗

下面我们就来看看部分投行和机构对2020年经济的具体观点:

在外部环境不确定性上升、美联储货币政策变化等多重因素影响下,2019年美元汇率呈现先抑后扬走势。最终,衡量美元对六种主要货币的美元指数较去年底几乎持平。

IMF: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会慢慢有所上升。发达经济体的下行风险加大,而新兴经济体会成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的最主要动力。

摩根大通:随着地缘政治风险的减缓和央行政策的放宽,该投行对2020年全球经济反弹保持信心。

摩根士丹利:目前对全球经济的担忧已经得到缓解。

瑞信资管:全球经济透露出企稳向上的迹象,将在2020年初反弹。目前,全球制造业PMI新增订单触底回升,半导体价格、信贷指标等出现同比增长。

贝莱德:全球经济增长将迎来拐点,在未来6至12个月内企稳并逐步回升。

伴随着下半年美国经济增速放缓、美联储降息,美元汇率不降反升,这与过去货币汇价与本国经济基本面及利率多呈同向变化的经验相悖。分析人士指出,美元出现这种走势的主因,在于全球经济放缓、贸易摩擦及地缘政治紧张导致不确定性上升时,美国国债等美元资产被认为更安全,因此吸引了更多外部资金投入。

然而,尽管投行的预期普遍比较乐观,但风险却依然存在。国际贸易局势不确定性犹存,英国脱欧也依然存在变数,这可能会对全球经济产生影响,因此,2020年全球经济并非全面复苏,这意味着经济预期很可能再次向下,投资者应该意识到这一点。

此外,尽管美联储数次降息,但美国利率仍然高于许多发达经济体,尤其是日本和欧元区的水平,令美元对国际投资者仍具较大吸引力。

02美联储2020年难再降息 重点关注这一动向

展望2020年的美元汇率变化,目前看空者似乎居多。空方的一个重要理由是,预计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下滑势头减弱,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市场担忧情绪,导致美元汇率有所下跌。其他空头因素还包括美联储或将继续保持低利率,以及美国政府推行“弱势美元”政策以改善出口等。

2019年,全球大部分央行都采取了宽松的货币政策。2020年,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将进入观察期,三次降息后,美联储的降息空间已所剩不多。除非出现影响美国经济前景的重大负面因素,否则美联储将一直维持当前的利率水平不变。高盛集团、花旗集团、摩根士丹利等多家机构都预期美联储将按兵不动。

英国《经济学人》周刊网站近日刊文说,美元的命运尚未发生决定性的转变。但是,它走弱的条件已经开始具备。

高盛:美联储官员们似乎已经就货币政策维持当前状态达成了共识。2020年唯一值得注意的变化是美联储框架评估的结束,美联储预计将通胀目标定在2%上方。

美银美林:G7国家利率普遍低于2%,央行资产负债表仍过于膨胀,这些央行可用的工具已经不多了,因此它们会更加谨慎降息。

花旗:未来美国与贸易伙伴的谈判进展以及美国制造业的改善程度将直接影响美联储在2020年的政策宽松程度。

摩根士丹利:美联储2020年将按兵不动,但未来还会有更多宽松举措,到2020年3月份,全球加权平均政策利率将触及7年来的最低点。

油价会保持涨势吗

尽管发达国家央行基本上已经没有什么降息空间,但是2020年新兴市场可能会继续降息,但多数央行将保持平静,货币政策变动的空间不大,一些经济体可能会更多地采用财政政策来提振经济,比如欧盟。

2019年国际原油市场一直处于多空拉锯状态。一方面,贸易摩擦威胁全球经济增长和原油需求前景打压油价;另一方面,地缘政治风险、主要产油国延长减产协议又对油价形成支撑。不过,全年来看多方力量占优,导致国际油价大幅上涨。

03遗留风险——贸易局势将如何发展

截至12月27日,纽约商品交易所轻质原油期货和伦敦布伦特原油期货主力合约收盘价格比2018年年底分别上涨约36%和约27%。

在2019年,贸易局势始终是影响黄金、股市等重要资产的一大不稳定因素,虽然在2019年的最后几个月,贸易紧张局势出现了明显的缓和,但这一不确定因素并未消失,2020年,它依然是投资者需要谨慎对待的一大风险因素。

展望2020年,国际油价仍将受到多重因素影响。从供给端来看,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主要产油国近日宣布,将原油减产额度从现在的每日120万桶上调至每日170万桶,沙特等国仍将继续自愿实施额外减产。

金十整理了多家投行和机构的观点,国际投行对2020年贸易局势的预期存在明显分歧。

但与此同时,美国、巴西等产油国正在增产,将部分抵消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主要产油国减少的产量。美国能源信息局预计,2020年美国原油产量将达到每日1320万桶,比2019年日产量增加90万桶。

高盛、瑞信资管、瑞银财富管理、罗素投资、贝莱德均表示2020年贸易紧张局势继续得到缓和;但盛宝银行和花旗私人银行则表示,贸易紧张局势在2020年将加剧。德意志银行、先锋VANGUARD以及富达国际则持模糊态度,它们觉得国际贸易形势不明朗,贸易不确定性继续影响着企业的资本支出决策。

需求端方面,明年世界经济有望回暖,同时随着年末国际贸易紧张局势出现缓和迹象,世界原油需求预计将比今年略有增加。但长期来说,原油在全球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将逐渐下降。

这也给广大普通投资者提了个醒,虽然目前的情况比较乐观,但世事难料,投资者在资产配置是依然要将这一风险考虑在内。

值得注意的是,在世界经济前景改善预期影响下,金融市场风险偏好提升,美元汇率出现走软迹象,这对以美元计价的国际油价构成上行压力。

042020年最大的风险——美国大选

股市会带来惊喜吗

除了贸易局势和英国脱欧的不确定性外,2020年还有更大的风险——美国大选。摩根大通等机构指出了2020年美国大选存在的一些风险点:

2019年全球经济表现疲软,按正常投资逻辑并非持有风险资产的好时期。然而,全球许多股市表现却与宏观经济走势“背道而驰”、牛气十足。

摩根大通:美国大选是2020年市场面临的最大风险,如果沃伦赢得民主党提名就更是如此。

瑞银财富管理:随着美国大选临近,美股的波动性会加剧,科技、能源、金融板块可能出现大幅波动。

汇盛金融:特朗普如果连任,很有可能持续助力美国的经济增长。

橡树资本管理公司:在2020年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胜利可能将使华尔街投资者“松一口气”。

美银美林:大选结束后贸易局势可能会再次升级。

截至12月27日收盘,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较今年初上涨约23%,标准普尔500种股票指数上涨约29%,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更是大涨约36%。除美国外,今年来多数欧洲主要经济体股市和日本股市都明显上涨。新兴市场股市表现虽然不如美股和欧股,但也大多出现不错涨幅。

这些国际机构认为,美国大选将构成2020年地缘政治风险的核心之一,投资者要特别警惕美国大选进程对全球资本流动、财政政策以及货币政策的干扰。

专家认为,今年全球主要股市普涨主要归因于多数主要经济体央行“放水”,而美元走强使得美元资产受到投资者追捧,这让美股表现尤为突出。

05债务泡沫或继续膨胀 债务“定时炸弹”高悬

有分析师指出,目前许多央行已经暂停降息步伐,因此明年货币政策对股市刺激作用可能会减弱。但在全球经济回暖前景可期下,只要国际贸易紧张局势不再恶化,全球股市2020年仍有望继续上行,而新兴市场股市有望引领全球股市继续走出一波令人惊喜的行情。

最后需要关注的是全球债务泡沫。2019年全球债务总额将创下225万亿美元的纪录新高,这一数字较上一年度增加37万亿,且为全球年度经济产值的3倍之多。

但也有观点认为,目前一些股市,尤其是美国股市,股价已经过高,出现泡沫,继续上升空间有限,因此明年全球股市很难出现普涨局面,甚至不排除美股会从高点回调,投资者需要加强风险意识。

对于不断膨胀的债务泡沫,一些投行和机构也发出警告:

IMF:随着债务膨胀,政府、企业和家庭在下一次利率迅速上升时将“变得脆弱”。

美国银行:最有可能引发美国经济在2020年代下滑的催化剂将是当前债市的泡沫消退。全球国债收益率刚脱离纪录低点,依旧有逾11万亿美元债券的收益率为负。

瑞银策略师:2020年对于信贷市场而言将是具有挑战性的一年,到年底,投资级信贷利差将扩大35个基点至145个基点,高收益债券利差将扩大175个基点至550个基点。

穆迪:2020年全球主权债务前景比较悲观,该机构指出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和前沿市场主权国家都没有调整财政和货币政策的空间。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在日前的演讲中表示,我们正在经济第四次全球债务浪潮。前三次都发生在新兴市场国家,而且都以危机告终。分别为19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1990年代的亚洲债务危机和2007-2009年的全球债务危机。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将扩大至3,显示多空两军准备对垒
返回顶部